日照爱心联盟欢迎您!

当前位置: 网站主页 > 新闻焦点 > 最新公告 >

关于2013年9月13日救助烧伤农民工何茂堂的公告

时间:2013-09-10 21:45来源:本站 作者:日照爱心联盟 点击:
2013年9月13日,在日照广电大厦楼前广场救助烧伤农民工何茂堂爱心捐款活动,希望大家积极报名参加。

2013074

     2013年9月13日上午10点,日照爱心联盟在日照广电大厦楼前广场救助烧伤农民工何茂堂爱心捐款活动,现将相关事宜通知如下:

 

一、活动时间
    2013年9月13日上午10点(星期五)

     

二、活动地点

    日照广电大厦楼前广场

 

三、注意事项
    1.志愿者需统一佩戴马甲、帽子、志愿者证;

    2.协助维持现场秩序,号召大家发起救助;

    3.不能到达现场的爱心朋友传递爱心到爱心账号:  6212263803001971047  青岛工行 卡主:何洪祥 (何茂堂弟弟)电话:15065421651,也可直接联系爱心联盟。

 

               

四、报名方式

    日照爱心联盟:15306331876    0633-8857885

                                                                                       

                                                               日照爱心联盟

                                                               2013年9月10日

 

附1:

何茂堂及儿子照片

 

 

 

附2:何茂堂求救书

 求 救 书

尊敬的政府领导,社会媒体:

      我叫何茂堂,1980年出生于山东省莒县龙山镇褚家庄村贫苦的农村家庭,今年33岁。于1999年至2001年参军入伍在新疆付过兵役,现将我的家庭及个人的不幸遭遇,介绍如下:

 

      1998年那场洪水,把我家唯一的房屋冲倒,家中也被冲的一贫如洗,年迈的母亲由于照顾家庭而过度劳累,也于2005年患上了脑出血的重病,卧床不起,父亲由于年事已高不仅要照顾母亲而且还要外出打工赚钱,现在也已经疾病缠身。这原本贫困的家庭,不幸的遭遇却并为此而终止。我于2008年生于一儿,我的儿子从出生便患有先天性脑瘫,我在日照夜以继日的辛勤工作,不分白天黑夜,只要是能赚钱的机会我从不问辛苦,只身前往,不辞劳苦的工作。然而,不幸的遭遇却再一次无情的降临我这痛苦不堪的家庭。在烈日炎炎的2013年8月7日这一天,我在辛勤劳苦工作了一天之后驾驶三轮车回家的路上,车祸发生了——我由于长时间过度疲劳的工作,不幸侧翻,车油泄露,由于烈日的烧烤引起了焰焰烈火,我疲惫的身体被困于车内,被大火烧的体无完肤,面目全非,甚至险些丢掉性命,在善良路人的帮助下我拼命的逃离烈火,捡得一条性命。此时的我现就诊于青岛市立医院重症监护室,为了救治原本支撑贫困家庭生活的我,父亲现在已将农村家中的房屋全部卖掉,可是这仍然与我昂贵的治疗费和手术费用相差甚远。一个家庭从母亲到儿子三代人都面临着不幸的遭遇——母亲脑出血,5岁的儿子先天性脑瘫,原本支撑这个家庭的我又被烈火严重烧伤,还有什么能比这更不幸,更无助?

 

      面对这如此百般不幸的命运安排,我只能认命了,但是我知道社会的力量是无穷大的,现在唯一能支撑我活下去的就是我寄希望于人民政府,具有善举的媒体和富有同情心的民众,恳请你们伸出仁爱之手帮帮我,救助我这个遭遇不幸的,支离破碎的农村贫困家庭,挽救我三代人的悲惨性命。在此我向各级人民政府,社会媒体,善良的百姓同胞们表示深深的感谢,愿我们的家庭在你们的帮助下迎来希望的明天!                                        

 

                                        求救人:何茂堂  2013年8月16日

 

附3:《黄海晨刊》9月6日B3版稿件:

(引)莒县有个“坚强家庭”

(主)“男顶梁柱”车祸中全身98%烧伤

(副)全家人不离不弃等他醒来

      灾祸往往在不经意间就会降临,人力在水火之灾面前,渺小的让人心颤。

      可一人之力渺小,众人之力联合,则足以战胜一切恶魔!

      8月8号那一天,对何茂堂来说是不幸的,仅仅是一起普通的三轮车侧翻事故,却给他带来了毁灭性的打击——全身98%大面积烧伤,昔日壮实的近200斤的青年,现在变成了一块谁都碰不得的“黑炭”。

      是的,“黑炭”。除腋窝外,何茂堂的全身都已被烧伤烧黑,从头皮到脚趾。

      何茂堂的身后,是他偏瘫多年的母亲,和患脑瘫的4岁儿子,以及一直在苦苦支撑的70多岁的老父亲和今年刚刚32岁的妻子。

      从入院第一天,何茂堂一直就在重症监护室里,所有人都在期待他醒过来的那一天。越来越多的人也正在朝他汇聚,每一双手叠加,他清醒过来的机会、孩子能重新喊爸爸的机会,就又多了一点!

      我们都在期待着。

 

●“怎么到医院的记不清了”

      9月1日,何茂堂已经在青岛市立医院住院二十多天,几位好心人相约去探望。

      这次活动的组织者是日照广播电视台房车76频道的副总监杨军。

      “这一家实在是太需要帮助了,尤其是孩子。”杨军介绍,何茂堂的老家在莒县龙山镇褚家庄,本来家里就不富裕,现在又碰上了这个事,如果没有人伸手拉一把,这个家就毁了。

      从杨军的口中,慢慢拼凑出这些信息:

      1998年,一场洪水把他家唯一的房屋冲倒,家里所有值钱的东西都被洗劫一空;为了早日恢复原状,一家人不停干活,就在房子要重新盖起来时,何茂堂的母亲因过度劳累突发脑出血,下半身偏瘫卧床不起;2008年,一家人的希望——何茂堂的儿子出生,正是欢天喜地的时候,谁知儿子却被查出患有先天性脑瘫;今年8月8号,作为家里唯一壮劳力的何茂堂,又因三轮车侧翻全身大面积烧伤。

      顶梁柱塌了,这个家也快塌了。

      我们无法想象,一个仅靠年迈父亲和孱弱妻子支撑起来的家会是什么样子;躺在床上的偏瘫母亲是如何接受儿子遭遇惨祸的消息;年仅4岁的孩子,二十多天未见父母,是怎样撕心裂肺的想念。

      我们更无法想象,躺在重症监护室内,知觉全无、连流泪都会疼的何茂堂,这二十多天,需要怎样的坚忍才能熬过。

      负责在医院照顾的是何茂堂的妻子王光花,她的身上还穿着睡衣。粉色的睡裤上有一道被什么锐器割开的口子,“怎么从家到医院的都记不清了”。

 

●三轮车侧翻 烧伤面积98%

      这是个很坚强的年轻女子,她说她现在是家里的支柱了,所以她不能哭。

      她做到了。二十多天的护理工作中,除了知道丈夫情况严重的最开始那一场痛哭,其余时间,王光花都绷紧了脸、咬紧了唇。

      最开始的那一场痛哭,把王光花的恐惧和茫然都哭走了。“想想家里还有老人和孩子在等着,我得把他照顾好!”

      可是能怎么照顾?

      重症监护室根本就不容她想进就进想出就出,她只能在每周一到周五的下午1点半能入内探望半个小时。“我什么都没敢告诉他,就是跟他说他能很快好起来,治疗没花多少钱!”病床上的何茂堂说不出话,但王光花知道,他最担心的还是家里和孩子。

      再提起丈夫出事的那一天,王光花很后悔没有跟丈夫一块去干活。

      由于家里负担太重,何茂堂和妻子选择到城里打工,夫妻俩平时靠给人装修房子、刮腻子挣点钱。

      丈夫出事的那几天,天很热。怕丈夫中暑,王光花就让丈夫晚上出去干活。直到现在,王光花还是很自责,“中暑也比他现在这样好啊!”

      8月8号,何茂堂干完活回到租住地,结果停靠三轮车往后倒时撞到路沿石,三轮车侧翻,汽油一路流到驾驶室,火苗窜起,被困在驾驶室内的何茂堂脱身不得。

      随后,跟他们住得很近的小舅子闻讯赶来,拿砖头砸开驾驶室的玻璃,这才把何茂堂救出。当时,他已经成了个火人,“我弟弟说他疼得嗷嗷叫”。

      何茂堂被紧急送到市医院,可医生说伤势太重,建议马上转院。于是,就成了现在何茂堂躺在重症监护室的局面。

      “我们没想着能让他跟以前一模一样,就想他还能留条命,让孩子还有个爸爸可叫!”描述着这些的时候,王光花的眼圈是泛红的。每当眼泪要掉下来时,她就会把头扭到一边,揉揉鼻子。

      在王光花看来,流泪只会让她更难受。

      同在医院陪床的一位大姨说,前几天,王光花根本就吃不进任何东西,吃完就吐。

 

●孩子哭着喊着要爸妈

      当天,前来探望的几位好心人分别代表着几家企业——山东资润化工有限公司、山东举润进出口有限公司、日照蓬大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日照景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欢成名饮。

      其中,山东资润、山东举润、日照蓬大、日照景方前期已经捐过款,这一次,他们都是被公司领导指派,专门来看看的。

      “接下来我们还会继续关注,也会继续提供一些力所能及的帮助!”山东资润的史女士介绍,他们现在也正在向熟悉的企业、身边的朋友讲述何茂堂的事,希望能有更多的好心人参与进来。

      当天下午,一行人又赶往莒县,他们说想去看看何茂堂脑瘫的儿子,他叫何宇航。王光花说,他们没想着小宇航能有宇航员一样的成就,他们就想他能像正常孩子一样。

      刚到村口,小宇航就在爷爷的带领下朝我们奔来。右腿一颠一颠的,右手也软软的耷拉着,但脸上的笑容很亮。

      何宇航的爷爷说,他们只是告诉宇航说爸爸妈妈出去干活了,很快就能回来。

      小小的宇航并不知道,爸爸正在忍受着多大的痛苦,妈妈正在承受着多大的压力。他很奇怪,为什么感觉好长时间没见到爸爸妈妈了,他很怕爸爸妈妈不要他了。

      “我会写好几个字了,怎么爸爸还不回来?”因为脑瘫的后遗症,小宇航说话吐字不是很清晰,但他还是努力的伸直舌头,认真盯着别人询问。

      说完这句话,害怕别人不信,小宇航赶紧跑进屋,拿起铅笔一笔一划写下了“叶、鱼、大、小”几个字。

      没有人能回答他这个问题。史女士赶紧拿出一盒优酸乳给小宇航,可不到一分钟就被喝了个精光。“以前没喝过这东西!”小宇航的爷爷在旁边看着小孙子,眼泪不停吧嗒吧嗒的往下掉。

 

 

 

 

 

 

 

 

 

(责任编辑:日照爱心联盟)
顶一下
(9)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评论列表(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